bad

这个博以后不会再发东西了,博里的东西我会尽快分类备份删除,产粮和书摘放各个子博。总之大家可以取关了。

在长佩自由惯了,回到晋江,被锁得很懵逼
脖子以下,亲手都不行吗
就是手哎!

我又去看开头
唉!唉!唉!缠上了分明是一篇搞笑文!我是怎么越写越不搞笑了!

不行我不能弃坑。我要坚持一下再在舞台上把帕雷萨的死写一遍(

我真的十分喜欢他的死亡场景,我写过的所有死亡里我最喜欢的死亡之一

直播中死亡也很有意思

我tm又想开新坑了

我不禁开始思考,安德烈,柏蒙特和帕雷萨互相较量的话,谁会胜出

好吧,应该没有答案……聪明人的战争只能靠运气定胜负了……

我好孤独啊

我现在只想写刀

史蒂夫是那种,如果你在他面前引用莎士比亚,他就会立刻对你尊重起来的人。
kitsch

遗憾的是海恩没看过莎士比亚

有些不知道该写什么
我想写黑泥。我想写黑泥。我想写黑泥。

我才知道原来百草枯这么厉害

突然意识到,大概我真的不觉得爱很重要,所以才反复让我的角色们失去它,去获得别的什么东西

说实话我本人还没搞清楚,赫莫斯打算带帕雷萨去看他本人的OOC魔改同人剧到底是怎样的心理活动……
这只龙总是让我心里毛毛的……
他难道是觉得……这样解气?

要是人渣都不是人就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把他们逼死而毫不动容。

我喜欢看从来不爱的人被爱打动,也喜欢看一往情深的人舍弃他们所爱。

有时候感觉想写原谅他完全就是出于某种写政治不正确的畅快
我还是头一次,不在正文点明某个人物应该是错的,就直接把错误的论调明晃晃摆在那里
不知道是作恶的痛快还是揭露作恶的痛快
写善被恶击溃,好被坏打败确实有种恶毒的快意。
其实我一直就喜欢这种主题。利刃锈蚀,明镜蒙尘,玫瑰枯萎,智者癫狂,辩者失语,昔日的英雄沦为庸常,从前的圣名遭人践踏,水晶变成碎片,金币沉入海洋。

我还是应该坚持一下,起码写到帕特里克反攻

这个东西很难答啊
首先得对作者的自觉有数
其次得对作者的作品有数
其实我觉得如果读者心里有数,作者多半也心里有数……

所以威廉老哥到底有没有从人脸识别系统里搜出过帕特里克……
要是有的话……就太好玩了……
但是如果他能搜到,他老爹怎么会搜不到呢???

虽然我对葬尸湖没什么了解,但是觉得他们的服装真赞,完全不露脸,换个人上去也没人知道(不是

我觉得我的逻辑不能说服我了
帕特里克怎么看都不是会去自杀的人
虽然他确实自毁。可就是因为他只承认自毁,才不回去自杀

或许我老是在犯这个错误。如果一个人做了什么,就认为他之前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这一个目标铺垫。
其实他可能只是心血来潮,一时冲动

最近在看莎士比亚
写帕特里克的对话,老是忍不住想加点奇怪的比喻句上去
我希望他们看起来不ooc

看了一些关于艾滋病的文章
想写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了(

朋友们!
我今天才知道米青液是会液化的!

我想写一篇文
题目叫
这是一篇虐文

最近微博推荐的言情小说分两种
一种是打脸虐渣
一种是虐恋情深
愣是没看见一篇甜宠???
是样本问题,还是受众差别这么大?晋江那虐文都是冷题材哎……

最近微博上的广告变成了言情小说
佩服那些作者的想象力……

其实古早言情好多是抖m爱好者吧,又是扎手指,又是活吞蛇,又是流产,又是残废

“你相信人会被足够的爱拯救吗?”
“不相信。”
“对,我也不相信。”

突然想到
到缠上了时代时安全和谐套有没有被发明粗来……

下一页 »

© bad

Powered by LOFTER